唐江都李资讯
“不认输不低头”造车30年见微知著
2019-12-02 19:32:12   作者:匿名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孙斌于建平从北京报道

“促进中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促进中国经济由大规模向高质量转变”,是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视察河南时,从脚踏实地实现“二百年”目标的角度提出的明确要求。汽车产业作为实体经济的支柱产业,是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的综合体现,一直被大多数汽车强国视为“制造业之王”。

在今天的中国,有10多万家企业为整车厂提供备件。独立备件厂年产值超过2.8万亿元,员工超过1000万人。它们分散在世界各地,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一部分,并支持其快速发展。中国汽车工业快速发展的大部分准则都铭刻在这些琐碎的细节上。

工业基础

1988年4月的一天,刚刚就任上海市长三天的朱镕基突然造访安亭。

这位有工程背景的湖南人一言不发地在大众工厂走了一个多小时。参观完工厂后,在车间外,德国工程师悄悄地告诉他:“有一条路穿过汽车厂。这些道路上扬起的每一粒灰尘最终都会出现在工厂生产的每一辆桑塔纳轿车的油漆上。”

朱镕基听着,沉默了很长时间。他点点头说,“如果这条路在24小时内没有关闭,请打电话给我。”

第二天,一切如常。早上6: 30,大众的德国副总经理开车去工厂上班。就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他们遇到了“交通堵塞”。他和司机下了车去检查,却发现一辆巨大的起重机停在路中间,挡住了路。

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从那天起,穿过工厂的路就被堵住了。当天下午,周围的道路开始挖掘。德国人松了一口气。这条道路,一直上下,内外,争吵了三年多,转过身去,走向另一个地方。

在中国,重量轻,汽车少,德国人第一次直接感受到中国人制造汽车的决心!

德国人不仅看到了中国制造汽车的决心,大众工厂的安装工人鲍荣安也感受到了上海市政府对大众工厂的特殊礼遇。

1984年,在朱镕基下令转移之前,上海大众汽车厂已经在安亭成立。合资公司成立的那天,包荣安作为工人代表在现场。在奠基仪式上,观众的领袖静静地附在他的耳边,告诉他:“将来,我们将在安亭使用汽油,路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汽车,你将拥有自己的汽车……”

鲍荣安听后情绪高涨。他见过德国人。他听过德国人向他描述的外国“美好生活”的场景。电灯、电话和汽车房在当时相对落后的中国是不可能过上这样的生活的。

那一年,上海工人的平均年薪不超过1000元,而桑塔纳轿车的价格超过20万元,他们花了200年才没有食物和饮料。鲍荣安有点头晕,期待着。

当时,在上海大众汽车厂工作的正规工人是上海岳母寻找女婿的首选,也是上海小女孩们追求的“有前途的年轻人”。在那些日子里,女婿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去拜访他的岳母,只需要穿上上海大众汽车制造厂的工作服,这让石库门内外的邻居羡慕不已。

很快,植根于上海大众的鲍荣安成了一个家庭,生了孩子,买了一栋房子。1999年,包荣安买了一辆大众桑塔纳,成为当时上海街头为数不多的私家车主之一。

2012年,退休的鲍荣安重返大众工厂。他看起来很兴奋,说:“我在嘉定工作了一辈子,从零开始,见证了中国汽车工业对外开放的成长轨迹。”

现在,包荣安的子孙也高举父母的旗帜,加入了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新浪潮。今天,几代汽车人继续帮助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成为中国汽车工业最坚实的基石。与此同时,他们也依靠汽车工业来完成各自的生活。

非凡的时代

1979年,在李书福高中毕业之前,几个“乡下人”悄悄出现在杭州街头。他们是一群农民,由杭州萧山一家合资工厂的厂长秋官领导。

因为他们生产的万向节没有市场,为了销售产品和支付员工工资,秋官带销售人员“四处走动”,得知中国汽车零部件订单在山东胶南举行后,秋官带着自己的产品参加。

因为他是乡镇企业,没有资格进入,秋官咬紧牙关说:“没关系。如果你不让他进来,我就在外面摆摊!”正当他们努力销售产品的时候,他们突然从楼上倒了一盆冷水,在寒冷的冬天给他们浇水。

“那真的很冷。我心里很冷。”许多年后,阮胜利,一家上市公司万向钱潮的财务总监,回忆起过去,仍然忍不住脸红。

当第一辆“吉利英雄”汽车下线时,李书福安排了一个100张桌子的宴会,并向国家官员和与会经销商发送了700多张请柬。结果,他很惊讶——除了浙江省一位主管工业的副省长之外,有90张桌子空无一人。

这不是最孤独的事情。让李书福感到谦卑的是,吉利汽车人生产的第一批通宵“敲门”的汽车完全不符合道路标准。

下雨测试期间,外面下着大雨,车内下着毛毛雨。不仅是水,当天气干燥时,甚至外面的灰尘也会落在仪表板上。面对第一批100多辆量产车,李书福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很快,李书福回来了。这次他带着另一个咄咄逼人的压路机回来了,李书福自己驾驶压路机,在所有员工面前把100辆汽车碾成一堆废铁。

这是一个类似海尔张瑞敏愤怒砸冰箱的壮举,对吉利汽车制造历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那天,现场的许多工人流下了热泪。我不知道他们是难过还是丢脸。

许多年后,李书福在吉利获得“出生证明”后写了一首诗:“不要认输,不要低头,擦干眼泪,坚持下去。我会承受痛苦,我知道怎么走。”

工业起飞

华为内部有个笑话说,任郑飞在1997年底换成了宝马730。在开车的路上,他遇到了ibm的老板郭士纳,任郑飞冲他喊道:“你开过宝马吗?”郭士纳没有理会,任郑飞再次喊道,“你开过宝马吗?”郭士纳仍然没有注意。第三次相遇后,任郑飞又喊了一声,郭士纳生气了:“你个屁!”任郑飞焦急地说:“不,不,不,不,我想问,这辆宝马的刹车在哪里?”

截至2018年12月,德国豪华车品牌宝马在中国拥有378家供应商,其中80%可以在当地生产。在其沈阳铁西工厂,每天有1000多万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备件被送进工厂。

企业的高交货率和零件的可靠质量是宝马现在为其合作伙伴所贴的标签。2019年7月,宝马集团组织了一大群媒体访问宝马的零部件供应商。在参观专门为宝马提供发动机曲轴的陈欣动力厂期间,工厂员工在现场展示了曲轴。

根据检验标准,这台曲轴可以通过任何机器的检验。然而,陈欣动力公司的员工仍然将曲轴定义为“有缺陷的”,因为曲轴齿轮上有轻微的看不见的划痕。

正是在这种“工匠精神”的推动下,陈欣动力实现了震惊业界的“0PP M”,即每100万个零件有0个缺陷。

在宝马在中国的供应商中,达到这一标准的公司包括福耀玻璃、首钢股份和立中集团,它们分别为宝马提供汽车钢板、汽车玻璃和汽车轮毂。

在今天的中国,有10多万家企业为整车厂提供备件。独立备件厂年产值超过2.8万亿元,员工超过1000万人。它们分散在世界各地,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一部分,并支持其快速发展。

中国汽车工业快速发展的大部分准则都铭刻在这些琐碎的细节中。

责任编辑:俞建平编辑:赵云